推荐内容

和鬼跳舞

和鬼跳舞

这床上没有一点血,只是被子掉在地上,根本就无法确定这就是顾锐泽。齐维斯站在顾锐泽床前,看着白骨说。

那你怎么知道这就是吴老头的模型呢?卫西心里一直都焦灼着,他当然更愿意相信齐维斯的话是对的。

卫西愣了一下,脑子里蹦出昨晚在窗前看的画面,又想起在宿舍里的对话。

那不是顾锐泽吗?卫西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从二楼看过去,很清楚就看到顾锐泽那件蓝色运动裤,还有他那高大的个子,绝对是顾锐泽。

嗯,今晚终于可以躺下睡了。

宿舍又安静了下来,可是卫西怎么也睡不着,辗转反侧,翻来覆去,但眼睛始终不敢去看顾锐泽的床铺。他既好奇又害怕。

他的双手抱在白骨的腰处,一个大跳,在半空中一个回旋,快速甩手,稳稳地将白骨送出怀抱,继而又拉回。

卫西和苏尔听完后都转身看齐维斯,刚才紧张害怕的神经在听到齐维斯的话后,也缓和了许多。

卫西再也站不住了,慌慌张张爬上床,直接用被子捂住头,大口地喘着气。

睡觉?怎么睡?怎么是终于可以躺下睡了,难道以前都是站着睡?

突然,杯子一抖,掉在桌子上,哐当一声,卫西自己猛然哆嗦了一下。因为他看到楼下那具白骨在看他,就连顾锐泽也在看他,两个人好像同时在说:和我跳舞吧。

这时他听到有人开门,然后是脚步声。

月光朦胧中,顾锐泽在跳舞,而且不是一个人,在他旁边居然还有一具白骨。确切的说,卫西不是被顾锐泽跳舞吓到了,而是被他旁边的那具白骨。

没有你跳的好。太累了,还是睡觉吧。是顾锐泽的声音。

第二天早上,卫西只听有人叫死人了,一个机灵就从床上蹦下来。

是做实验用的人体骨骼模型。早上我起来去上课的时候,你们都在睡觉,我记得那会儿顾锐泽的被子还在床上,看你们睡得那么死,我就自己去上课了。结果吴老头就在课堂上大发雷霆,因为有人偷了他的人体模型。

可是他怎么会和一具白骨跳舞呢?

苏尔指着顾锐泽的床说:卫西,快看,顾锐泽

那是什么?

他居然在和一具白骨跳芭蕾舞。

深夜,卫西口干而醒,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到窗前的桌子上找杯子喝水。杯子刚到嘴边,就被窗外的情景吓住了。

不是顾锐泽那是谁?苏尔急问。

或许这不是顾锐泽。齐维斯慢悠悠地从门外走进来。

你今天跳得不错。

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别的原因,卫西觉得更加口渴,咕嘟咕嘟将杯子里的水一口气全喝干了。

骨骼模型

是女声,不会是楼下那具白骨吧?捂在被子里的卫西连呼吸都不敢。

卫西揉了揉眼睛,待看清之后,也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只见顾锐泽的被子掉在地上,他床上躺的不是顾锐泽,而是一具白骨,四仰八叉。

卫西始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揉了好几次,越揉看得越清楚。特别是当他回头看顾锐泽的床铺是空铺时,更加确定那就是顾锐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