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中国能源改革正当时

2016年,中国能源体制改革的基本内容是,在完善能源行业政企分开、油气网运分开、电力售电侧改革的基础上,逐步建成能源行业“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架构,形成能源市场化竞争机制;在改革过程中,重视向社会资本开放,政府通过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逐步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能源计划。

能源体制改革与价格改革相互促进

“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架构逐步建成

能源体制改革与能源价格市场化改革密切相关、相互促进,既有改革的复杂性,也受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因此将是一个复杂、渐进的过程。“放开两头、管住中间”是能源体制改革的基本思路,也与价格改革相关。从体制上讲,打破产业链一体化垄断是能源价格市场化改革的基本要求,“管住中间”针对能源的自然垄断,“放开两头”可以在技术和资本门槛要求相对比较低的环节,为民营资本提供投资机会。促进市场主体多元化竞争是能源价格由市场决定的基本条件,因此需要体制改革支持价格改革。

现阶段的能源供大于求和低能源价格,有益于能源改革。能源改革(尤其是其中更为敏感的能源价格改革)有两个基本前提条件。一是能源供需必须宽松,因为政府很难在能源短缺的时候进行改革,届时满足能源需求是首要任务,效率为其次,而改革是为了提高效率,满足需求可以没有改革。二是能源价格必须是稳定的或者是下行的。因为能源价格改革的最大阻碍在于改革后价格可能上涨,从而影响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在低能源价格的背景下进行改革,不会导致价格上涨,无非只是改变以前错误的定价方式,价格不变甚至降价,改革必然受到欢迎。因为相对而言,消费者更关心改革是否导致价格上涨,而不是政府以何种方式定价。在低能源价格时进行改革,可以最小化其对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的负面影响。

在能源体制改革的同时,政府的能源管理职能正在相应转变。政府需要研究和提出适合中国国情的能源行业体制,尽可能避免改革走弯路。自2016年初开始,煤炭价格开始转暖,市场煤价出现超过60%的大幅上涨。本轮上涨有多方面影响因素,但主要支撑点是政府于2016年4月推行的煤炭企业276天工作日制度。276天限产制度显然是对市场的干预,在目前市场化改革的大背景下,政府可能给出了一个不好的信号。理论上,任何行业产能过剩,政府都可以通过限产推高价格来保护行业,但这将给市场带来不确定性。因此,在强化政府能源监管的同时,如果有必要干预能源市场,则应尽可能采用市场化手段进行干预。政府在逐步放开能源计划约束的同时,需要加强能源行业战略规划。任何能源改革都必须将能源行业安全高效运行和可靠供应作为大前提,这是政府在能源领域职能的关键所在。

改革;中国能源;能源价格;能源体制改革;能源行业

2016年,中国的能源改革可谓轰轰烈烈。鉴于政府的改革决心,现在这个机会应该是最好的机会,各方必须尽可能利用这个时间窗口,尽快全面推进电力体制改革。

从价格机制上讲,以往能源价格的确定和调整,常常是政府权衡政策目标和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现阶段国有能源企业不仅有经济目标,还常常强调“社会责任”,再加上与政府的隶属关系,能源价格和补贴的运作过程不透明,这些都导致民营对国企的不信任,从而缺乏“混合”的兴趣。对价格的行政干预可能导致收益的不确定性,这使“混合”的民营资本面临收益的不确定性,而收益的不确定性又将影响民营资本“混合”的积极性,因此需要能源价格改革支持能源体制改革。

2016年,中国的能源改革可谓轰轰烈烈。较低的能源需求“新常态”,成为能源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由于中国产业重工化的耗能特征,即使处于城市化、工业化的较快发展阶段,目前能源、电力需求仍呈现比较低的增长速度。与需求增长速度相关的是“去产能”速度,目前庞大的能源产能将抑制能源价格,在产量和价格都疲软的情况下,能源企业需要通过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来生存和发展,这需要宏观的能源体制和价格改革来支持和配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